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广东资讯网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代孕弃养案例屡屡登上新闻头条这是怎样一条产业链?

2021-01-22 14:50 | 未知 |
我要分享

近日来,有关代孕的话题多次登上热搜。这并非是一个新现象,甚至在过去20年里已成为一种全球现象,从“日本亿万富翁在泰国不同诊所代孕生下16个孩子”到“明星被曝代孕生子”,人命已经开始呈现商品化趋势:点击;选择种族和眼睛颜色;付款,然后把孩子生下来。虽然没有准确的数字说明代孕产业下有多少孩子出生,但早在2012年,围绕代孕产业的年度估值就有60亿美元,而这一庞大数字的背后

代孕,是指在体外受精的卵子形成胚胎后,将其植入代孕母亲子宫内,由代孕母亲替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属于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一种。代孕的迅速普及的背后往往是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近年来,与之相关涉及虐待、剥削的报道多次登上新闻头条。

2014年,一对澳大利亚夫妇的龙凤胎在泰国通过代孕出生,但是因为男孩Gammy患有唐氏综合征,Gammy因此被遗弃。后经调查,人们还发现,事件中的父亲曾因儿童性侵犯罪坐过牢,这引起了人们对代孕儿童福祉的关注。除此之外,还有代孕母亲被禁锢在不人道环境中的例子。经济贫困和社会地位低下的女性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被招募的目标,在乌克兰,代孕妈妈可以挣到2万美元,是该国平均年收入的8倍多。然而,相关报道指出,如果代孕母亲不遵守严格的要求或流产,一些代孕机构拒绝支付报酬。

与此同时,“生育旅游业”也成了全球性产业之一。通常,来自发达国家的个人、伴侣或夫妻提前联系好代孕中介,再以出国旅游的名义到当地完成代孕手术。近年来,大量的准父母涌向印度、泰国、柬埔寨和尼泊尔等国家,在美国,代孕的平均花销约为7万—8万美元,而在印度的一些地方,只需要花上1万多美元就能成功找到代孕母亲。尽管印度等国在担心剥削其公民后,关闭了对外国人服务的诊所。可随着一个代孕热点被关停,另一个代孕热点又冒了出来。

代孕可能会使贫穷国家的女性遭遇潜在剥削,也可能会使儿童成为一种商品,二者均是不可忽视的道德问题。除此之外,“生育旅游业”还可能造成重大的法律困境。一些国家承认代孕者是合法的父母,而另一些国家则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将父母身份分配给委托代孕的父母——这种法律冲突意味着孩子可能会成为无国籍人士,两个国家都不承认他们是公民。

在2008年的“婴儿万吉案”中,一位印度女性代孕所生的孩子在出生前,日本委托父母就离婚了。当女婴降生时,不仅抚养权无从确定,法律也无从界定她的国籍。由于她既不算印度人,也不算日本人,因此她无法从印度离境,更不能从日本入境。最终在印度最高法院、印度政府和日本政府的三方斡旋下,日方以人道主义为由给这名女婴发放了签证。

新冠疫情之下,边境封锁、航班取消、签证程序暂停,导致许多通过代孕出生的儿童无法被亲生父母接走。 最典型的例子在乌克兰, 2020年4月,该国一家代孕诊所BioTexCom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一排排滞留婴儿躺在塑料小床上嗷嗷待哺。乌克兰议会人权专员丹妮索娃曾指出,若不采取相应措施,滞留婴儿数量将飙至1000。

视频很快引起人们对受困婴儿困境的关注。乌克兰政府开始帮助外籍父母获得特别许可,并在几周后接走这些新生儿。然而,那些不在BioTexCom这类大型诊所出生的新生儿就没有那么幸运,乌克兰政府显然未曾进行管控。有迹象显示,一些滞留婴儿被安置在租赁公寓中,负责照顾孩子的不是医疗人员而是保姆。相关人士指出,“这一切都取决于中介。他们在疫情期间也很难找到合格的医护人员”。各家中介提供的条件不尽相同,“黑中介”同样层出不穷。“没有人监管,他们也不纳税。”

在乌克兰,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下,再加之新冠危机导致的失业浪潮,许多乌克兰女性不得不选择代孕赚钱。而乌克兰代孕市场良莠不齐,加上相关法规不够完善,又缺乏监督,纠纷也屡见不鲜。这些代孕妈妈通常依靠中介雇用,中介会克扣妈妈们的“工资”;代孕妈妈生产的诊所还利用代孕作为非法商业收养的幌子;代孕产下的婴儿有的因为生理缺陷或父母离婚惨遭弃领,沦为无国籍孤儿。正如这则视频下的评论,“最恐怖的电影都赶不上这个现实。”“这难道也合法?亲爱的上帝啊 这是现代版的人口贩卖!”

2018年,联合国警告称“商业代孕通常相当于买卖儿童”。《卫报》在一篇社论中直言, “所有形式的代孕都是剥削” 。跨国界组织“海牙国际私法会议”曾试图探讨是否有可能制定统一的国际准则来规范代孕行为。但是,由于各国对于代孕的不同态度,形成统一的准则可能很难。

由于历史、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的影响,各国关于代孕的立法差异很大。中国在2001年已经禁止了任何形式的代孕。在德国和法国,代孕被视为侵犯女性尊严,因此也被完全禁止。在英国,代孕被认为是一个女人送给另一个女人的礼物,并允许在“利他”基础上进行。还有一些国家和地区,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俄罗斯和乌克兰,它们允许商业代孕,认为这体现了妇女基于自由意志的自主代孕权利。令人担忧的是,一些国际代孕目的地仍未受到监管,例如,肯尼亚和尼日利亚。

澳大利亚独立媒体The Conversation指出,要让不同地区、不同文化和不同背景的人对于代孕的态度达成一致可能会有困难,但代孕问题仍值得进行全球对话。BBC对此表示:“代孕可以给一些人带来拥有孩子的喜悦,但同时也为剥削最弱势的人群打开了大门。随着代孕的普及,这些法律和道德困境只会变得更加紧迫。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而法律却没有作出反应。”

(责任编辑:dd)
网友评论